December 21st, 2010

高校创业小公司之小窥

  在北京,无数的写字楼,甚至无数的居民楼里,无数个小公司都在编织着无数个美好的创业的梦。接踵而至的互联网热潮、SNS热潮、移动终端热潮、物联网热潮,一遍又一遍的拍打着这些公司里创业者们的心。

  很多有高校背景的工科实验室的大小老板们,也纷纷加入了这个浪潮。既想要做一个学者,又想要做一个商人,这是一个总会萦绕在他们耳边的矛盾的课题。而我有幸(或者更确切的说是非常不幸),在读研这两年半,窥探和切身体验着这个环境。

  创新是创业者最原始的驱动力,一个别人没有想到的好点子,也许能让你的公司立刻受到众多VC甚至Google等巨头的青睐,从而一夜暴富;但也许,它也只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市场不认可,风投不认可,甚至连自己的员工都不认可。不知道如何及时止损,死扛,然后注定的草草了事,在这个时代,成本未免过于高昂。为什么申请到的一千多万的纵向课题,甚至有可能比不上一个不盈利的开源OpenFetion给人更多的激情?为什么前者需要不断地拿钱才能去砸市场,而后者无需任何开销,就能有源源不断自愿为其做宣传、做test、做debug、做commit的热情网友?

  创新是创业的灵魂,但是创业的实体,还是人才。没有合适的人,再好的点子,也无力去把它变成现实,进而把它变成钞票。可以肯定,绝大多数未谙世面的学生,是无法完全理解到领导者的决心和信心的,他们还没有能力从更高的层面去宏观的观察整个创业活动,整个项目的运作,从而把自己摆正在对公司对自己最有利最协调的位置。更不幸的是,刚刚结束本科四年填鸭式教学的研究生,他们作为需要被拿去真正做实事的实体,连最基本的踏实的技术功底和知识面也没有。就好比做互联网的不知道腾讯TT浏览器和IE的关系, 做SNS的从来没上过Twitter/Facebook。没有基本技术和开阔眼界的积累,更如何让他们去学做管理并使被管理者信服?然而领导者们却并不一定认为这是在赶鸭子上架,而是美其言曰在挫折中成长。挫折是满了,成长有多少?成本又多少?用什么去衡量2年多的最美好的青春时光?

  要维持一个公司的运作,学生是自然无法扛大旗的。即使领导者极不情愿的最终肯拿出比较丰厚的待遇条件给社会应聘者,却仍然很难觅到合适的员工。那些技术积累好,眼界也比较开阔的应聘者,除了关心待遇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公司的前景。尽管今天开得了很好的待遇,但也许明天这家公司就倒闭。这一点会让领导者非常受伤。也许七寸不烂之舌,可以忽悠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可以忽悠倒信产部,可以忽悠倒北京市科委,但是却忽悠不倒优秀的应聘者。于是没有办法,只能把拿研究生来当棋子,尽管研究生的产出值非常低,但是可以人海战术,同时自己也只需要付出相当低廉的成本,何乐而不为?

  创业公司面临的又一个窘境是,任务多而杂乱,同时资源却很有限,特别是人力资源非常有限。于是许多学生,今天被安排做这个,明天被安排做那个,无法在一段时期内专注于某个方面,从而无法真正深入到某种技术的精髓,更不必说满足自己的激情和信仰。这种朝三暮四的直接后果就是,许多地方本来需要搭建一个相对好一点的架构,都被匆忙略过了,因为时间赶,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全面的宏观的来观察来思考这个项目,因为自己明天就要被安排去做另一个项目。大家都变成了浅层次的茫然的执行者,很少去思考代码如何优化、逻辑是否合理、架构是否清晰。一个团队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如何去跟别的团队竞争?没有思考,哪来的进步?

  许多学生抱怨自己是导师的廉价打工者。这确实说了一件事实,但其实对导师也不公平,既然自己没有输出许多有价值量的东西,凭什么要求自己得到丰厚的回报?但是进一步想,造成这种事实的原因是什么呢,仅仅是学生不思进取?我想与其抱怨待遇少,我更赞成把这件事实的原因归结于,导师没有给学生提供一个适合他们的学习和生存环境。为什么学生贡献少,因为他们在现阶段技术储备少,正是打基础、学技术、开阔眼界的好时代,而创业公司却把他们当成招来就用、只让你埋头干活的员工,这个矛盾从一开始到后来就一直没有调和的机会,却如何去形成让学生能自给自足、让公司能蒸蒸日上的良性循环?

  从创新、人才管理、时间管理各种角度,高校实验室背景的小型创业公司也许并不适合研究生阶段参与,所以打算读研但没选好实验室的同学,烦请多多三思自己未来两年半的发展道路。如果不幸已经沦为了这个环境中的打工者,甚至更可悲的自己不仅没有思考的自由,还被以毕业延期为挟不被允许逃离去大公司实习,请更多多三思自己的未来前途。挤出点时间,深入的学习一下某门语言,多参与一点网上开源项目,多开阔一下眼界,争取毕业时也能自豪的说,研究生生活没有虚度。

  本文完成于读研第二年年中,本意是写篇不带感情色彩的日志,但实在难掩主观想法。把它当成我这个浮躁的研究生生涯前半段的总结吧。事物总是在变的,也许随着眼界的开阔和年龄的成长,我会完全改变自己的某些观点,也许我会有更深刻的理解,谁知道呢?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