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12

October 25th, 2012

祭母亲

  一晃,明天就到了母亲去世三周年的祭日。
  前几天晚上还在做梦,梦见自己没有赶上回家祭奠母亲的火车,又懊悔又着急的各种想办法。而母亲 ,一定也在家里翘首企盼儿子回来看她。
  这三年里,脑海中时常浮起母亲照顾自己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
  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开始就种大棚,当时母亲又要去种菜,又要照顾我,于是总是骑车带着我,把我放在自行车后面装菜的筐里,往返于家和园子之间。有一次半路要下雨天上开始闪电,我说了句“真you险”,应该是想表达“真危险”的意思,当时刚刚学会说话,我能够表达我的想法了,让母亲又吃惊又兴奋。母亲说,到了园子,她把我放在筐里就能睡着,也不吵闹。然后慢慢长大了,母亲告诉我我在菜园子里玩耍时,也都是只走隙子背,不去踩蔬菜。我相信自己确实从小就比较懂事,但我更相信,是母亲和父亲的勤劳善良言传身教,教会了我如何做人。再后来,我自己都学会骑自行车了,有时就帮助母亲和父亲,早晨骑车去园子拉开大棚塑料布,傍晚再去关上,这时父母也会奖励我一点零用钱,他们从小就教会了我劳动致富的道理,凡事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努力奋斗,去获取成果,而不是坐享其成,异想天开。
  母亲不仅勤劳善良,还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女人。我上小学的时候开运动会,都要自己带花环。母亲跟我去小学看了一眼别的同学的花环后,回家很快就做好一个,特别蓬松大方,非常好看。后来的没有土地了,母亲闲暇时间,跟街坊邻居们一起做家庭纺织针线活,也很是辛苦。
  母亲也是一个很文明,很上进的女人。当时手机还刚刚普及的时候,父亲给母亲买了个手机,只有小学文凭的母亲,竟然很容易就学会了如何使用拼音,如何给在外上学的姐姐和我发送短信。母亲生病后在重庆治疗的时候,在姐姐和我的熏陶下,她学会了许多常用的普通话,发音非常标准。其实母亲小学学习非常用功刻苦,只可惜,仅仅因为家庭成分原因,母亲不被允许继续读书,这对她是多么的不公平,所以后来母亲一直把教育的希望寄托在姐姐和我身上,姐姐和我总算也比较为母亲争光,每当谈到我姐弟俩,母亲还是一脸的自豪。
  母亲说她喜欢坐车,实际上,是喜欢多看看新奇的世界。母亲近的地方去过青岛、威海、潍坊,远的地方去过长江三峡、峨眉、乐山、武汉。而现在姐姐已经有车了,母亲反而没有机会享受旅游了。母亲一生中唯一做过的两次飞机,一次是从青岛到姐姐医院所在的重庆,另一次是治疗完从重庆回青岛。在这一点上,母亲最大的遗憾也许是没能够到北京看一看,虽然我考到了北京读研究生,可母亲却再也没能醒过来。
  我还记得,母亲吃过的最后一道菜是鸽子汤。当时母亲因为病重,几乎已经吃不下什么东西了,几乎见到任何吃的都反胃。父亲姐姐和我为了怎么给母亲做吃的,都很苦恼,有时我都能看到父亲苦恼的偷偷的流泪。我想起来我家曾经有对租户,小伙子的女朋友怀孕了,他去买了只鸽子熬汤,没吃完,就放在我家冰箱里冷藏着。我跟父亲说,后面集市上不知道有没有卖鸽子的,买只回来熬个汤喝吧。父亲听到后,二话不说就买了只回来熬了汤,母亲果然很喜欢,说味道很清气鲜嫩。我一勺一勺喂给母亲,母亲说让我也喝口尝尝吧,我说我不舍得喝。一共就一小碗,我真希望能喂母亲喝完,但是,我亲爱的母亲,只喝了小半碗,身体已经不能继续清醒,就又昏昏睡去了。但是我相信,母亲一定是甜蜜的睡去的。
  后来母亲活动不便也不太清醒了,姐姐和我打来热水在床边给母亲洗头,洗完头后母亲自己说感觉轻松多了,姐姐和我都很开心。还有次我给母亲剪指甲,那是第一次给母亲剪,也是最后一次,一边剪,我一边哭了,可是我强忍住不想让母亲看到后伤心。
  母亲和父亲白手起家,他们结婚的时候,没有自己的房子住。为了家里的琐事,以前父母也吵过架,但是更多的是,携手相濡以沫,一路走来,而后用真情共同去处理患难。我也是在母亲生病后才真正看到,夫妻之间的恩爱,是多么的重要。从重庆治疗回来后的夏天,父亲怕母亲燥热,直接装了空调。以前父亲从来不会做饭,现在家里所有的饭菜都是他一个人做。为了治疗,父亲带着母亲从平度到了青岛,又去了姐姐在的重医,回来休养了两年多后,又去了济南,最后治疗无望,选择了在家细致入微的保守治疗。有次母亲还清醒时,让我去叫父亲过来想说说话,他们示意我只留他们在房间里,我最后听到母亲用微弱的声音让父亲抱抱她。我明白,那也许是母亲最后想单独对父亲说的心里话,那是只有他们两个的悄悄话,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回忆起来当初恋爱时的点点滴滴。而我也更看到了,夫妻间的相互信任,相互扶持,爱情的伟大,那才是超越世间一切的力量,在爱情面前,所有的其他都黯然失色。
  而现在又过了三年,这三年里,母亲没能跟家人分享姐姐生育小豆豆的喜悦,分享我顺利毕业正式工作的激情。但是我相信,母亲一直在天上安定祥和的看着我们,在家里翘首以盼的等着我们。父亲的身体还不错,姐姐的小家庭也挺幸福,我这边在工作和爱情上虽然遇到了困难,但是儿子已经长大了,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了。
  母亲这一辈子,年小的时候,由于家庭成分而没有接受教育的机会,刚成家时也吃了许多苦,在姐姐和我慢慢长大时,多少体会到了幸福的喜悦,到了年长应该享受生活的时候,却离我们仙去。
  愧对母亲,无言以谢母亲的养育之恩。
  自己唯有不断上进、做的更好,以慰母亲的在天之灵。
  叩首。

儿子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