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9

April 26th, 2009

一路向北(2)——公共课的复习

  我大概是从8月20号左右开始复习的。这个时间算不早不晚的,除非想稳考THUEE,否则真的不必过早准备,时间其实充裕的很,关键看效率如何。

  在复习的一开始我就想通了一件事,或者说一个策略:数学和通信原理两门课必须拿高分,而英语和政治则混个差不多就行。事实上复习的整个过程我也是朝着这个方向做的。

  因为感觉英语底子还马马虎虎,所以就没怎么重视背单词,一开始上来就狠看数学,数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特别是如果想看通信原理的第二三章确定信号分析和随机过程,没有深厚的微积分和概率论基础,是几乎看不下去的。我大概花了15天的时间把“永乐大典”的微积分部分看完。之后就每天增加了其他科目的复习。在第一遍看永乐大典时,我挑了一些自己一下子做不出的题目做了笔记。在十月左右,我第二遍过永乐大典,这次仍然是比较细的看,然后将其中的知识点自己做到笔记上。做笔记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事实证明,这些笔记使我后来的数学复习如鱼得水。因为第二遍完后,我事实上几乎就把永乐大典给扔一边了,很少翻看,而是不断的翻看自己笔记中的知识点和难题。除了永乐大典,按照时间顺序我还做了线代讲义、660题、400题、135分,还有三四套真题。数学就是那么些固定内容,就是多花时间多做题多练手。最后考了127分虽然没达到目标不过也还凑合。

  英语最开始没有背单词是一个很大的失误,我太高估自己的英语水平,导致在做张剑的阅读的时候非常尴尬甚至冒冷汗,可那会儿再背单词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然后就继续不停的受打击。英语资料的话,其实我觉得就真题、张剑阅读、最后从网上下点作文材料就完完全全足够了。只怕这三样都看不过来。张剑的阅读很变态的,不过非常接近真题风格,是非常好的资料,一定利用好不要怕打击。最后英语65,又是一个不很高但也还凑合的分数。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 ,

April 21st, 2009

【读书】移动·改变·生活

Tags: , ,

April 20th, 2009

我讨厌毫无意义的形式主义!

  本人毕设中期检查全过程,检查我的老师为微波中心主任。

我:老师好我叫高磊,在X老师那里做毕设。
问:你的开题报告呢?
我:开题报告很早就交给X老师,已经验收通过了,X老师出差了还没回。这是我的任务书和日记本。(老师随手翻了翻)我是用NS-2仿真WSN的时间同步算法,已经把单跳的RBS和TPSN算法搞定了,全网的同步还没开始做。
问:你感觉进度有多少了?百分之六七十?
我:百分之七十左右吧。
问:我给你写百分之六十吧,少写点,是为了督促以后抓紧时间做。
我:。。。好。
问:好了,下一个同学。

  匆匆忙忙的赶回学校,疲惫的又急急忙忙赶到南一楼,结果竟然就一共花了不到三十秒问了我一个进度……本来还想从北京直接回家几天看看我爸妈的。太恶心了,我讨厌这种毫无意义的形式主义!!

Tags:

April 19th, 2009

一路向北(1)——确定目标

  很久之前就打算总结一下考研历程,现在终于尘埃落定,可以慢慢回忆一下了。

  从大三暑假实习开始,自己就首先将自己定位于考研,这个定位很重要,我的成绩刚好在保研的边缘,EI保研的结果大概在十月一才能确定下来。如果硬要去闯保研的话,不仅把握很小,而且很可能花费了过多时间和精力得不偿失。所以就狠下心来拼搏半年吧。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 ,

April 9th, 2009

mm送我的N97

from mm to benben

mm手绘送我的N97,木哈哈哈哈,太喜欢了,我家mm还是可爱的小画家,真好。

Tags: , ,

April 2nd, 2009

毕设感想

  毕设老师是要我来用NS-2仿真WSN的某方向几个算法的。

  报题目时,我对这个挺感兴趣,因为NS-2非常复杂和难于上手,我喜欢有挑战性的东西。

  可是,随着毕设的深入,我发现我的远远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首先NS-2,这个东西本身所需要的深厚的功底不是简简单单会点coding就能胜任的。我经常会不小心被ns-2某个隐藏的bug卡在半路上浪费掉很多时间,而不能专心下来做coding,更不用说自己代码中的bug和对于下一步要如何实现的无限的空白和无知。

  没有研究生带和引路的日子是异常痛苦的,只有自己在百思、近场论坛上慢慢的观察、讨论,在水木请教诸位大牛,在google上筛选海一般的信息,然后继续硬着头皮去读晦涩的paper,然后思考,然后继续coding。

  对于WSN,我甚至以为它是一个早产的婴儿,我不知道它是否会夭折,在水木上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学术界本身对WSN前途的不明朗负有很大的责任。我在网上请教过一个做过WSN项目的研究生,对于WSN的model搭建,甚至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做出了太多的假设。我发现我下到的那些paper,都没有在讨论WSN的模型究竟最开始是如何搭建起来的,而更多的是在讨论搭建起来以后,可以借鉴和发展哪些具体技术。里面很多假设和模型都是做纯物理层的人看起来根本不正确或不符合实际的。比如做路由的时候就假定通信链路有或者没有,做时间同步的时候又假定链路都建立可以进行数据交换了,可是WSN一开始的连物理层的通信都没建立起来。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Tags: , ,